• 全屏通栏广告背景
    恒路CYL 无线便携式汽车竞博jbo下载仪/轮重仪/轴荷仪/汽车衡,7*24小时服务热线 13637405858
    顶部菜单
  • 人才招聘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联系方式
  • 服务理念
  • 服务宗旨
  • 栏目导航

    Column navigation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业界资讯

    您当前位置:首 页 > > 新闻中心 > 业界资讯

    交通执法人【治超微小说】《站好自己的每一班岗》

    发布日期:2020/5/6 16:03:29  作者:马汉茗  浏览次数:   来源:

    作者简介

    马汉茗:宁夏西吉县交通综合执法大队长,回族、党员。自主持执法大队工作以来,个人和单位多次受到省市县上级部门的表彰,尤其是“路警联合”的治超机制,成为宁夏回族自治区各市县的首创和模范。90年代组织过诗社。

    微信图片_20200506160526.jpg

    站好自己的每一班岗

    四月十日,晚上九点,S103西吉苏堡路口。

    冷冷的风抚过树梢,摸过电线,打着尖厉的口哨。

    “你说刘队长来不?都九点了。”

      “肯定来。”李学锋打开了警灯,警灯转着红蓝的光。远远的,有车在减速,“马队长,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治超的事吗?”口气中有点调侃的味道。

      “当然记得。”我转过去在车后排座上摸索着找到一瓶水,打开喝了一口,“哈,哈,太冰了,冰的人牙疼。”

      “我说老兄,你再别老喝凉水了。”

      “我也不想啊。嗯,我第一次治超啊,是16年3月24号吧?当时我们单位才组建,就4个人,哈哈,就4个人啊,再啥也没有。是你鼓动的好不?还美其名曰先带我们锻炼锻炼,学习学习。说到底还是你们直属单位牛啊。”我拧上瓶盖,“那晚查处了22辆车吧?其实我心里可虚了。”我打车门,看看前面过来的车,“小车。说起来,我们这支地方队伍还真是你们手把手带出来的。”

    “现在你们也很牛哦,在全区都很有名的。”他吃吃的笑着,透着得意,“以后见我记得叫师傅。”

      “哼,你还真想啊?”我感觉他今天有点飘。

       “必须的。哦,有警车来了,刘超子来了。”


    微信图片_20200506160543.jpg

      “二位队长,过来过来。”交警队刘队长刚一停车,就大声的喊。

      “就你声音大。”李学锋和我下了车,嘟囔着又上了刘队长开的警车。“饭吃了没?”

      “没,一会买个馍。”

      “我也没吃呢,那今晚就早点结束吧,12点前收兵,买个肉夹馍。”老婆这几天住院,我也还顾上没吃饭。

      “刚接到举报,说白城子有几个超载车,我们值班的中队一会就去,你们的人呢?”刘建奇一边在手机上戳着一边说。

       我看了一眼李学锋:“让我们的小燕和小杨去吧,他们就在前面我们的车上。你们哪个中队?我让他们直接联系。”

      安排好去白城的人和车,李学锋将执法车交给了他们的职工。“咱们三个沿309到204再到火石寨这边转一圈吧。这三天没去那边了。”

      刘建奇开着车,我们沿G309、滨河路向S204、火石寨方向走。

       李学锋侧头看着窗外,“咱们西吉的夜景也美呢。”

      “应该能更好看,今年让疫情影响的,人少车少,好多店都没开。”我看着车外的灯火,夜很黑,“三个月了啊,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结束。”

      车拐上S204路口,车灯的光柱劈开沉重的夜,像刀,像剑。警灯闪烁着不同的颜色,给我心里一种踏实的感觉。

      “应该快了吧,这病毒。”刘建奇拍了一下方向盘,闷声闷气的说。大家自从1月26日起,都紧绷着神经。“好像昨天有篇报道老李的文章,那个像咋攒劲很。”

    “给我发过来我看看。”

    李学锋头贴过来看我手机。一篇抗疫先进事迹的报道,有一张他的相片。

      “攒劲吗?呵呵,咱老李的形象还可以吧?哈哈。”

    我感觉他今天快飘上天了——幸亏是在车里。对面两辆小车开着远光,唰唰的过去。我眯了眯眼睛,远处山上车灯一闪一闪的。“好像山上有大车。”

      一会,一辆大货车沉重的驶过。

      “就一辆,现别管。咱们继续向前看看。”李学锋今天很大度的样子,只有一辆车好像还看不上处理的样子。

    十多分钟后,又有三辆明显超载的大货车喘着气驶过。警车可能引起了司机的注意,有明显的减速迹象。

    我们又走了几公里,一溜大货车轰隆轰隆的驶过来,看见警车都不走了,纷纷停在了路边。

       “哈,今晚又睡不上觉了。”李学锋叹口气。


    微信图片_20200506160547.jpg

    凌晨一点。对所有车辆进行登记、竞博jbo下载检测。交警对13辆超载车进行了处罚。还有最后两辆车,都超载100%以上,可司机一点都不配合。一转眼机就不见了。大半夜的,天黑的什么都看不见。太冷,风吹的我直打冷颤。还担心那司机千万别出什么事。幸亏有几名年轻同志,几次从绿化带中将人找来。

    “你们两个,咋回事?过来过来。”一名交警在警车边喊,“配合一下,过来签个字就可以走了,你不冷吗?这半夜的。”

    “哎呀呀,我前几天才扣了6分,不能再扣了呀。”

    “哦,你这是屡教不改啊。”我有点笑,“你这是罚不怕嘛。”

    “你们多罚些钱都行,求你们了,不要扣分。”这司机一转头看见了李学锋,大声喊起来了,“那天就是你查的,你是李队长。哎呀呀,李队长,你说一下撒,真的再不能扣分了,真的那天就是你罚的啊,6分啊,我还没处理啊,求你了。”说着就要拉李学锋的胳膊。

    李学锋一下跳一边,“你别拉我。咋又是个你?那程序你知道,求我干啥?我们县是三个单位联合,你不看这么多人吗?我给你说啥?你一下(ha)签字去。”

    “你给说一下不要扣分了啥,你们多罚点钱也行。再扣分我真的就没办法活了。”

    “法律是你和我定的?你想咋罚就咋罚?我想咋罚就咋罚?你看刘队长敢吗?一下(ha)签字去。”

    突然,那人就朝着刘建奇“噗通”跪下了,“求你了,让一回吧。”

    我一下跳到侧面,刘建奇的身手还是快,一把抓住那人肩膀,拉了起来。

    “你干啥呢?这么一把年纪的人了,你要脸不?多大点事,你就下跪?起来起来。”

    “你们这是不让我活了,不让我活了,不让我活了。你们把我杀了算了。”他站起来顺着路边走着,嘟囔着。

    我眼睛近视,尤其到了晚上,视力更差。我只看见那人好像弯了一下腰,其他什么还都没看清,刘建奇已经冲了过去。我和李学峰也跟着冲了过去,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刘建奇抓着那人的双手,李学锋从那人手中夺下一块大石头。我打着手电仔细看时,那人已满脸是血,刘建奇的警服上也沾了许多血。原来那人一时想不开,看见路边有一块石头,就捡起来照自己头上砸了几下。我也就服了这人了,这么黑的天,眼睛咋这么好使呢,能看见路边的石头,还能下的去手给自己的头上来几下。这边正闹着呢,最后的一位司机又跪在警车前喊开了:“求你们了,让我一次吧,不要扣我的分了。”得,今晚上遇上了些爷!眼看前面处理过的几位司机也有起哄的迹象。

    好不容易把事情都处理完了,我一看手机,6点26分了!天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微信图片_20200506160551.jpg



    刘建奇开车送我们回家。先到我家所在小区。李学锋握了一下我的手:“这是我在咱们县的最后一班岗。我调固原了,八点就走。”

    我默默地打开车门,下车,关上车门。

    “再见,老兄。”他的手伸出车窗,对我招了招。

    “再见!”

    我们就在这拂晓微雨中匆匆分别。

    其实我和刘建奇在中午就知道他要调走了,只是都没说出来。我们三个人,分属三个单位,但一起合作几年了。在工作中,相互合作,相互批评,相互支持,也争,也吵,也相互拍桌子。我们县的联合治超工作,就在我们的相互争吵与学习中,就在我们的相互合作与批评中,不断进步,在全区都能排前面,这突然一下分开,总有一份不舍。

    八点。我洗了个澡,喝了一杯咖啡,又出发上班了。路边粉的桃花,红的杏花,绿意盈盈的柳条,在微雨中,各自静静地绽放着自己的美丽,点缀着这个世界。疫情终会过去,生活终会回归正常并且更加美好,只要我们努力工作,只要我们每个人都站好自己的每一班岗。

    最后,借杨牧的《赠别》中的一段,送给我所有因工作相遇又因工作分别的朋友:

    人总是要离别的

    阴晴圆缺,天山月

    唯有心,像这草原

    一岁一荣,消了残雪

    地球没出都是中心

    随便那里都可辞行

    别就别在这马背上吧



    后记:这是一篇真实工作纪实,自开展联合治理货运车辆超限超载以来宁夏西吉县三部门:分别是宁夏回族自治区交通运输综合执法监督局固原分局西吉执法大队、西吉县交通运输综合执法大队、西吉县交警大队密切相互配合联合执法严励打击货运车辆违法超限超载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和公路安全走在全区首列,为其它各市县治超工作做出了榜样!!


    故事中的主人公使用了恒路达CYL系列的无线便携治超设备。

    15848022147217955.jpg


    版权所有:Copyright(C)2016-2020 恒路达™ 电测 湘ICP备18022148号-3

    联系人:曹工 13637405858 电话:13637405858

    地址:总部:广东·深圳 研发生产:湖南 ·长沙 邮箱:34891719@qq.com 技术支持:网众传媒